网易推广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网易推广 > 正文

【中国稳健前行】中国经济的自主发展之路

文章作者:www.dlhot.com发布时间:2019-12-05浏览次数:1784

编者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强大领导下,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经历了一个非同寻常的非凡过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注意。 “中国”号船正在掀起风浪,瞄准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稳步前进。为了充分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带来的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社会和谐,生态福祉和人民幸福,中央网络办公室和秋实杂志联合组织策划“中国正在稳步前进。” “一系列理论文章,邀请专家学者在思想理论界进行深入阐述,今天在网络搜索中推出第八篇,敬请关注。

摘要:7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发展不仅仅依赖于资源禀赋,抄袭国外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和经验,而是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在不断探索中制定和实施有效的发展战略。经济政策和制度形式走上了一条具有鲜明特色的自主发展道路。重视内部积累,坚持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建设现代化;采取有利于长远发展的工业化战略,注重促进产业协调发展,以适应发展需要的变化;重视企业能力建设;依靠政策支持和体制改革,不断提升企业竞争力;发展自主科技能力,将根据国家的发展需要和经济条件,不断调整科技战略和发展道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中国已经从极度贫困的低收入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等收入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大国。它创造了人类发展史上最大的减贫奇迹.更值得称道的是,中国经济的发展奇迹不仅仅依赖于资源禀赋,抄袭外国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和经验,而是从中国的现实,不断探索有效的发展战略,经济政策和制度形式。克服发展中国家共同面临的一系列挑战,走上独特的发展道路。 “发展是关键,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关键。”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成就不是复制产品而是探索结果的结果。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地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分享的“新发展观”,不断解决发展问题,取得新的发展成果,领导全球发展进程。

缺乏发展资金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共同挑战。根据联合国国际比较方案提供的数据,2010年10个最不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相当于美国的1.7%。资本,劳动力和生产率这三个因素的全要素生产率平均为美国的40.1%。人均实物资本存量仅相当于美国的1.5%。可以看出,我们说落后的国家是“一贫二白”,这基本上意味着物质资本存量极差。因此,加快物质资本积累是发展中国家实现经济赶超的核心任务,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面临巨大的制约因素和挑战。

新中国的现代化始于极其薄弱的经济基础。根据联合国国际比较方案提供的数据,在1952年建国初期,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美国的5.7%。在这三个因素中,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和人力资本指数在美国相当于46.8。 %和42.6%,但人均实物资本存量仅为美国的1.4%。与大多数低收入国家一样,中国在剩余的生产盈余方面面临严重限制;但与大多数低收入国家不同,通过一系列战略实施和制度安排,中国突破了收入水平极低的资本积累。实现经济快速增长。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中国的发展为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提供了成功的经验和光明的未来。”

注重内部积累,坚持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建设现代化。从1960年到1978年,中国的平均储蓄率达到31.5%,比低收入经济体的平均储蓄率10.7%高20.8个百分点。在此期间,为了避免抑制消费对人口素质发展的不利影响,中国在控制私人消费的同时,非常重视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的供给保障。根据联合国国际比较方案的数据,中国的劳动力平均人力资本从1956年到1978年每年增长1.5%,其增长率在世界71个经济体中排名第二,同时具有统计数据。到1978年,中国的人均收入仍处于低收入国家的末期,但就人均预期寿命,平均受教育年限,学龄儿童入学率和成人识字率等发展指标而言,中国有到达中等收入国家的中游。水平。

改革开放后,中国引进外资的情况一直在增加,但从国际收支的角度看,外资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并不是缺乏补充资本。中国仍然主要依靠内部储蓄来实现物质资本积累。从1979年到1993年,中国的净出口率在短短三年内出现了超过-1%的赤字,其余时间处于均衡状态或略有盈余。从1979年到2012年,中国的平均储蓄率达到40.6%,比同期中等收入经济体的平均储蓄率高10.7个百分点。储蓄率的上升加速了中国物质资本的积累。从1979年到2012年,中国的实物资本年增长率达到9.6%,在联合国国际比较项目的83个经济体中排名第一。实践证明,坚持依靠内部储蓄实现物质资本积累的独立自主发展道路,有效维护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主权,使中国避免成为依赖高负债的经济体。由于这一点,中国拥有足够的政策自主权和应对外部危机的巨大政策空间,并始终能够带头摆脱危机并恢复增长,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稳定器。

采取有利于长期发展的工业化战略,重点是促进协调的工业发展,以适应发展需要的变化。在人均收入仍然很低的计划经济时代,中国高度重视基础产业的发展。从短期来看,资本密集型重工业的发展并不能完全满足当时的比较优势;但从长远来看,建立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特别是基础工业,为后续工业化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从1952年到1978年,中国重工业总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例从35.5%上升到56.9%,最高达66.6%。重工业的发展提高了生产资料的自给自足度,加速了产业资本的积累,从而促进了工业产出的快速增长。

在产业基础初步建立后,中国更加注重不同产业的协调发展。 20世纪80年代,服务于居民生活和农业生产的轻工业,如纺织,家用电器,建筑材料和化学工业,在工业部门增长最快。到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消费品严重短缺的情况明显改善,而能源,原材料和基础设施的瓶颈制约因素日益凸显。自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一方面,为了满足解决能源和原材料瓶颈的需要,另一方面,受国内居民对住房和汽车等耐用品需求的快速增长的推动,重工业的发展,主要是石化工业,机械和汽车制造业,已经加速。重工业总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在2007年,每年上升到70%左右。目前,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产业结构和最完整的工业类别,并加速了在信息技术,先进设备,新材料,生物医药等领域的进步。从中国工业化进程看,中国从工业化初期到后期迅速发展,到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工业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制造业的附加值已跃居世界前列。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蓬勃发展,有力地支撑了经济实力的大幅度提升。

重视企业能力建设,依靠政策支持和体制改革,不断提升企业竞争力。 1949年以前,中国的国家资本已经发展了半个多世纪,但它从未缩小与外资的差距,其在国内产业中的比例一直在萎缩。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在极度稀缺的资本下实现企业发展,中国建立了公有制,以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充分发挥规模优势。到1958年,中国建立了一个所有制结构,其中公共部门的经济占主导地位。通过协调资源调动,中国建立了一批能够以比其他国家快得多的速度支持现代化的工业企业。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中国还大力发展集体企业和社会企业,并在制度和资源方面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到1978年,集体企业达到26.5万个,占中国企业总数的76%,集体企业占工业总产值的比例达到22.3%。

改革开放以来,为适应企业发展的需要,中国实行了稳定务实的结构调整。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以乡镇企业为主力的集体经济比例迅速增长,1996年达到39.4%。非公有制经济占工业的比例也从不到1%增加到24.9%。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中国对国有企业实施了“大大小小”的调整。在乡镇企业159万家企业中,20万家已转为股份制和股份制企业,其中139万家已转为个体私营企业。如今,许多从乡镇企业转型而来的企业已发展成为中国的龙头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公司继续增加,今天它们与美国相当。

重视发展自主科技能力,根据国家的发展需要和经济基础,不断调整科技战略和发展道路。在计划经济时代,中国充分认识到科学技术发展对经济建设的重要性,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目标的关键是实现科技现代化。国家组织编制了科技中长期发展规划,建立了科技人才培养体系,取得了一批在农业,地质,生物等领域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科技成果。科学,核技术,航空和航天,培养了大量的科技成果。天赋。

改革开放后,技术发展的重要性进一步提高。中央政府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点,并领导实施了几项重大科技研发计划和研究项目。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在科技研发方面的投入加快,科技实力大幅提升。 2018年,中国的研发总支出达到1.97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二,占GDP的2.18%,超过了欧盟的平均水平。中国研发人员总数居世界第一,国际科技论文和引文总数居世界第二位。发明专利申请和授权的数量居世界第一。在载人航天,月球探测,北斗导航,量子通信,深海探测,高速铁路,5G等领域,我们取得了一些显着的成就。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8%,高新技术企业达到18.1万个,成为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的“重中之重”。

中国经济发展和现代化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积累了宝贵的经验。目前,由于“三相叠加”和外部环境变化的影响,中国经济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在以往的发展过程中总结这些成功经验是非常必要的,这样我们才能应对困难的挑战,确保中国经济。稳定而深远的“法宝”。

(作者:侯永志,国务院发展战略与区域经济研究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贾|,国务院发展战略与区域经济研究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副研究员)

标签: